书架
前夫渣了我之后
首页

33、第三十三章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z-jnzs.com 风雨小说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姒罗不是个自作聪明的姑娘,也没指望自己的小把戏能蒙骗的了平侯。

   这日原本打算早早便到勤练堂陈情,不想石小敢来传话说侯爷一早便出了门。

   姒罗担心他身上的伤口,“他伤得这么重,怎么这时候出门?”

   石小敢说不知,“朝中大事,侯爷没细说,咱们也不好细问。”

   姒罗见他要走,又赶忙将他叫住,昨夜辗转反侧,因为自己做得事倍感忐忑,“昨日,三哥可曾交代过,处理闯进咱们园子里那伙歹人的事情?”

   “这倒没有,侯爷昨日大半时间在休息,除县主给帮忙的那段时间外,没听到侯爷再吩咐旁的事情。”

   “不曾吩咐过……”

   姒罗点头说她知道了。

   “三哥若是回府,烦您知会我一声,我有些话要同他说。”

   虽然这样是最好了,平侯既没有急着处理刘念,也没发现自己在条陈里动了手脚,但是姒罗隐隐觉得这件事儿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。平侯绝不是个好糊弄的人,他仇家颇多,惦记他朝中位置的人亦不再少数,审慎几乎是他的保命符。

   姒罗倒不担心平侯怪罪她,她暗中做了这样的手脚,若叫他生厌了,自己也是活该,可万不能牵连到刘念,无论如何得叫平侯饶他一命。

   鲜见的,平侯连着两天都不曾出现,姒罗叫荷浓去问了几次,都说侯爷并未回勤练堂。姒罗渐渐也不再着急,安下心来想着自己的话辙,到时见他总要提出些靠谱的说辞来说服他。

   她问荷浓,“若是送长辈东西,要自己做,你说做些什么好?”

   “送索夫人么?”

   姒罗含糊说差不多,“你觉得该如何?”

   “前儿不是才做了寝衣么,这回做袜子,还能凑成一套哩。”

   姒罗吮唇想了想,荷包暧昧,寝衣更甚,若是做袜子,确实像是个送给长辈的样子。

   她比着一幅从前做得画,预备剪几枝竹子的纹样绣在袜口上。

   露浓拿了新鲜的莲花回来给姒罗瞧,“县主瞧我才摘的花儿,我瞧那边还有好大的莲蓬,不过长在莲池深处,不好去采,只在岸边摘些莲花来瞧。”

   “现在日头

33、第三十三章 (1/4)